| IDC
| 3 G
您现在的位置: 大兴安岭信息港 >> 走进兴安 >> 兴安概况 >> 正文
 
 
专题栏目
更多内容
最新推荐 更多内容
相关文章
十大名片
山城概况
地理地貌
自然资源
行政区划
城市交通
建筑风韵
区县综述
对外交往
经济概述
更多内容
历史沿革         ★★★
历史沿革
作者:佚名 文章来源:大兴安岭政府网 点击数:5914 更新时间:2009-4-2 16:01:49

 

    大兴安岭林区历史悠久,源远流长。早在原始社会旧石器晚期,我们的祖先就这里繁衍生息,黑龙江流域的肃慎人已和中原的周 朝建立过臣关系;北魏王朝的建立者鲜卑人,在这座历史上被称为大鲜卑山的地方生活了70多代;隋、唐、五代十国、宁、辽时,隶属室韦,室韦人是鄂伦春族祖者,公元16世纪末,满族兴起,此地隶属瑷珲副都统管辖,这里的务族人民会配合清朝官兵同沙俄入侵者进行了雅克萨战争;清迁康熙大帝曾御旨开辟嫩江到漠河的驿路,其间设驿站32处。光绪32年间,大兴安岭采金业崛起,年产黄金最高达10万两,古驿路由此命名为黄金之路。抗日战争时期,东北抗日联军转战兴安千里林海,保卫了祖国边疆的领土。

    

   大兴安岭地区首府加格达奇,经过30多年的开发建设,已从一个漫漫群山、莽莽
丛林、鲜为人知的山中小镇,变成一个街道整齐、楼房林立、交通发达的林海新城。
这是
1964年大兴安岭林区会战以来创造的奇迹,是会战军民英勇拼搏的结果。当人们
登山眺望、回首光顾时,自然会想起它的历史变迁和城镇会战。

   一、加格达奇的由来
  
加格达奇,位于大兴安岭东南坡、伊勒呼里山南麓的甘河岸北,这里原来是一片
原始森林。清朝和日伪时期,历遭帝国主义侵略和掠夺。日本侵入中国后,为了防苏
反苏和控制东北的抗联活动,曾在这里设过敌特机构(据伪满时在这一带活动的鄂伦
春老人回忆的)。解放前这里没有居民,只有少数白俄隐居于此,时有鄂伦春猎民游
猎,经常出入此地。

  
加格达奇这地方,当时有两个称号。一个叫大高崖子,指现在东南屯靠河的
地方。伪满时日本人组织采伐队,在甘河两岸掠夺木材,顺甘河流送木排。因为这里
地势较高,前边有河,后面靠山,依山傍水,河弯水缓,便于叠坝,流送工人到这里
停排,上岸休息,吃住在大高崖子,然后再顺流而下,将木排流送到嫩江等地。时间
长了,大高崖子这名就叫出去了。

  
伪满时期,这里曾住有几百名苏联人,是苏联十月革命胜利后跑来隐居的白俄。
日本人利用他们防苏反苏,约有五、六十人,为日本特务机关服务。
1945年祖国光
复后,日本侵略者受命下山到嫩江投降苏联红军,白俄不久也走了,有些返回欧洲,
有的迁往东南亚。据首批来这里的林业开发建设者肇殿金等人证实,在高崖上面破
败残屋中有烘烤面包炉灶,东山根下有好多坟墓和花圈架等。
  
  
另一个名叫樟达气,是鄂伦春语。这里狼多狍子多,鄂伦春人经常游猎于此,把这里称樟达气,意思是有樟子松的地方,系指加格达奇西北角那条小河的山坡上有片樟子松林。樟子松是珍贵树种,既好用又好看,称为美人松,是冬夏常青树,它主要生长在大兴安岭北坡,东南坡一带很少见到。唯独加格达奇河(后来命的名)上游有些樟子松,所以,樟达气这个名字就比较受人喜爱。后来人们根据谐音,进一步发展为加格达气1964年会战时改为加格达奇。罗玉川同志指示,要在加格达奇周围栽些樟子松,使它名符其实。
   二、加格达奇的初建
   19574月,奎勒河森林经营局,为了搞好森林保护,派肇殿金等12人骑马挎枪,携带给养,从大杨树起程跋涉3天,到达加格达奇,在大高崖子上面,看到白俄遗留的破屋残亘,废弃水井、炉灶等,他们以大高崖子做为宿营地,支起小帐篷,睡着狍皮被。住下后,一面备料建简易房舍,一面派营林员骑马登山巡护,开展了护林防火、保护森林资源工作。他们在大高崖子盖了两栋茅草房,这就是在加格达奇的也是林业上最早的建筑。
   1958年,牙克石林管局决定由奎勒河林业局筹建加格达奇。派出部分职工,开始筹建工作。因没有铁路,牙林线铁路通到甘河,距加格达奇96公里;没有公路,国家也没有安排开发这片林区的计划,牙克石林管局再三权衡,决定缓建加格达奇林业局。
   1960年春,根据牙林线铁路的工程进度和岭北林区的大规模开发,牙克石林管局又决定由奎勒河林业局继续筹建加格达奇林业局。由副局长蒋守义担任筹建处主任,于2月份抽调一部分人组成先遣队,来到加格达奇设点,接着大批招收工人,筹备建筑物资,很快组成了1000多人职工队伍。开始,在大高崖子建砖厂,盖简易房,后来,经过全面踏查,舍弃大高崖子,在北山脚下选定局址,按照城镇规划,实施场区建设,利用当地建材,肩挑人扛,战胜缺少水泥、玻璃、五金、钢材和运力不足等诸多困难,建起了一个大方块、四合院的砖房18栋,当年建起4000多平方米房舍。第二年又建筑了仓库、食堂、招待所、家属宿舍等,总共7600平方米,为奎勒河林业局的搬迁奠定了物质基础。
  
该局于196010月从大杨树搬来后,林业职工、家属和铁路五处筑路工人,共1万多人。为了加强政权建设,搞好治安管理,保证经济和社会发展,鄂伦春自治旗于19607月建立了加格达奇镇,随之,商、粮、银、邮和公安等部门相继建立起来,形成了一个小社会。
   1962年牙克石林管局根据国民经济调整八字方针,决定撤销多布库尔林业局建制,合并到奎勒河林业局,后改成加格达奇林业局。同年7月,决定加格达奇林业局缓建,精简机构,下放人员,全局只留200人。这时铁路也缓建,大批人员下撤,只留很少一部分人修路。
  
三年困难时期,粮食不足,副食缺乏,生活困难。当地政府和林业局发动职工家属开荒种地,建起了农场和家属生产队,生产粮食蔬菜,度过了难关,迎来了新的转机。
  
三、加格达奇的发展
   1964年秋,中央《决定》传来,曾经冷落了多时的偏僻小镇,顿时繁忙热闹起来。会战指挥部领导和会战军民来加格达奇安营扎寨后,立即进行紧张而有条不紊的工作。经过冬运冬储等准备工作以后,到1965年春,这里已聚集几大机关,有505部队、林业管理局、特区政府、松岭林业公司和铁路新管处等。在地理上分三大片:以现在的兴安大街到东四街为中心,东面是铁路,中间属特区,西边归松岭。各抢地势,动手兴建。从1965年起,为了把加格达奇搞出个样板来,带动全区,连续搞了几个战役,使其旧貌换了新颜。
  
第一个战役是搞房建。会战初期,为了集中人、财、物力搞生产性项目,决定职工三年不带家。可是经过一段时间,遇到许多实际问题,如不很好的解决,不仅影响会战,还会增加开支。因此,特区政府经请示上级批准,在保证生产项目的基础上,力争多给职工盖房子。当时盖房子缺少原材料,学习大庆干打垒经验,家属宿舍多是板夹泥、大坯墙、白大块、小板房、很少一部分砖瓦房。特区机关带头盖了一些试验房,有金镶玉(砖垛坯墙)、芝麻糖(水泥石子予制块墙)、小阁楼、大火墙(外墙都是火墙式的)。为了多给职工解决住宅,号召职工利用业余时间盖房。公家出料,个人出力,搞自建公助。一栋栋房架支起来,分到个人名下,一人盖大家帮或者几个人联建。这样,专业队伍和群众运动相结合,大大加快了房建进度。1965年、1966年两年的时间,国家投资2063万元,在加格达奇建起了百货楼、银行书店楼、民族招待所、职工医院、中小学、特区、松岭机关办公室、仓库、粮库、三用堂等,加上民用住宅共3万多平方米。那时建的家属宿舍,尽管标准不高,面积不大,每户不到30平方米,都是老少间,但不论干部、工人谁也不搞特殊,大家都很满意。
   19676月,嫩江到加格达奇的铁路正式通车,交通运输等条件逐渐好了,又建起了许多砖瓦房和一些楼房,建起了发电厂、制材厂、轮胎厂、中学楼、小学楼、文化宫、广播楼等。由于早期建的简易房年久失效,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,有计划有步骤地将危房推倒,建起了一排排楼房。
  
1965年到198825年间,国家投资49117万元,共建房舍1175000多平方米,其中,家属住宅494350平方米。从1989年以后,随着改革开放步伐加快,每年投资1个亿搞房建,每年新建楼房近10万平方米,使加格达奇的面貌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。
  
第二个战役是修路。在1964年林区会战之前,加格达奇镇只有东西交叉两条土道,晴天一层土,雨天满路泥。兴安大街和人民路是1964年秋始建,路面推开。虽然也是砂石土路,但是广敞、笔直,东西南北贯通。从1973年起,地委和林管局号召党政军民,大搞筑路会战,每年修一条路。各单位分段包干,一包到底,保质保量,按时完成。加格达奇东西走向的朝阳路、胜利路、人民路、前进路、林海路,南北走向的以兴安大街为中心,东四道街和西三道街,都是机关干部和职工群众修筑的。后来又修了黎明、晨光、长青、黄金大街等。在这个基础上,从1975年开始,加宽路面,铺设沥青。到1993年,城内有主要街道47条,其中,沥青路23条,混凝土路1条,铺设路面总投资1500万元,总长度343362平方米,占全路的70%。其中,有9条主要街道有路灯449盏。这才有现在这样平坦、广敞、明亮、整齐的街道。在这些街道中,兴安大街、人民路最为繁华。
  
第三个战役是铺设自来水管道。会战前,加格达奇镇有两眼手摇辘辘把水井,会战指挥部进驻这里之后,开始也吃这眼井水,后来打了一眼深水井。随着人口增加,1969年地方投资建高山水槽,铺一条管线2.5公里,在居民区设放水点,各家各户都定时去水房排队等水。居民区没有上水,更没有下水,冬天冰包遍地,春天脏水满街。1973年采取国家、集体、个人合理负担的办法,统一组织挖沟,安装自来水和排水管道,自来水开始入户。以后逐年增加,自来水用户不断扩大。经过20多年的努力,建设6个深水井、5个管井,输水管道67公里,引水户13500户。下水铺设管道10679延长米,不仅楼房全部解决了上下水,街里和桥西、铁道南等地居民也吃上了自来水,普及率达到68%。日供水2.3万吨,日净化处理水2万吨。
  
第四个战役是建石油液化气站。为了节省煤、木,减少大气污染,方便职工生活,1983年行署、林管局出资80万元,在加格达奇东山建设石油液化气站。经过两次扩建,总投资640万元,储备能力由原来100立方米发展到400立方米,液化气铁路走行槽车由两辆增到6辆。在大庆油田的协作帮助下,解决了石油液化气源问题。用户由初期的2千户发展到2万户,液化气由200吨增加到1400吨,1.2万楼房住户100%的用上了石油液化气。平房8000多户用上了液化气,占平房总数的1/3。这样,每年可节约木材3万立方米,节省煤炭3万吨。
  
第五个战役是大搞城镇绿化和环境保护。从1979年到1993年群众义务植树3649559株,栽植行道树9827株,建设绿蓠4124延长米,花坛115个,草坪7850平方米,花带120延长米,绿化面积382公顷,绿化覆盖率27.3%。城内建有儿童、北山、路园、东湖4个公园。
  
为了保护和改善生活环境与生态环境,防治污染和其他公害,保障人体健康,加区从1981年成立了专门机构,配备专职人员,着手进行环保工作。首先,将环境保护纳入全区经济发展计划,对建设项目坚决贯彻三同时的原则,执行率达到100%,避免出现先污染、后治理的被动局面。其次,在环境污染治理上主要抓了:在废水治理上,每年排放废水498万多吨,工业废水排放148万多吨;在烟尘污染治理上,全区有各种窑炉439座,除尘器174台,废气年排放量31万标立方米。二氧化硫2598吨,烟尘7180吨;在噪声污染方面,对区内11.8平方公里的范围,设噪声监测点159个,取得瞬时值18.2万个,针对噪声来源和构成情况进行治理;随着城镇居民和小商小贩增多,各种垃圾污物逐年增加,在郊外设2个垃圾点,年承纳生活垃圾11.6万吨,基本做到日产日清,主要街道达到全天保洁。
  
四、加格达奇的作用
  
加格达奇由于它有很好的天然优势,地理条件得天独厚,在开发建设大兴安岭林区中发挥了重要作用。
  
第一,它是落脚点。加格达奇是大兴安岭北坡的门户,1964年牙林线铁路铺轨到这里,会战大军挺进林海,必须经过这个咽喉要道;同时这里又有接待会战大军的条件,有待机开发的林业局和镇政府,有早建好的万米房舍和社会服务设施;而且生活在这里的人们,正在翘首以待,早就盼望这一天的到来;这里是会战大军的转运站,会战指挥部的先头部队,在这里分别设了军队和地方接待站。大批人员乖坐工程车从牙林线进来,先在这里落脚,下车休息,听候分配。然后乖坐汽车向森林腹地进发,到各自的指定地点。会战区所需粮食物资和机械设备等,都先用火车运到这里,再装汽车从简易便道分别送到目的地。罗玉川同志深有体会的说:他们那次开发(指1958年)是非常壮丽的,是奠基,不仅摸出了一些经验,而且为后来的开发踏出了一条道路,建立了落脚点。
   第二,它是指挥中枢。按照会战方案,林区会战指挥部第一步设在加格达奇,第二步搬迁到塔河。出于各方因素,大兴安岭的指挥中枢一直设在加格达奇。三十年来,这里成为会战指挥部和特区、地区领导的指挥中心。在这里运筹帷幄,谋划出许多的重大决策。指挥部通过会议、文件、电台、电话等,指挥全区各地大小战役,部署全面开发建设任务。1965年是林区开发全面铺开的一年。林区开发建设,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,必须贯彻工农结合、城乡结合、经济建设与国防建设相结合的方针,做到林业建设和地方建设同时并举。这一年,除铁道兵以修大铁为主体的会战外,林业上组织第一个战役,也是关键性战役,就是古源会战,集中力量建设松岭林业公司。这个战役是天随人愿、心想事成,只用五个月时间,就取得了初战大捷。古源会战的胜利,打开了进山的大门,打下了会战基础,打出了会战的经验和决心。
  
第三,是经济政治文化中心。加格达奇,原属松岭林业公司。1968年,松岭迁至小杨气,成立加格达奇镇,由特区直接领导。1970年,经国务院批准,将镇改成区,属县级建制。从此,它象挺拔的苍松一样,在这块肥沃的土地上茁壮成长。
  
加格达奇,有中央直属大中型企业,有省直属企业,有新兴的林产工业和大型建筑业、国有地方工业、乡镇和街道企业;有健全的商业、贸易和各种服务行业;有大专院校、各种中等专业学校和省地重点中小学,有完整的文化、教育、科学技术、体育、卫生、医疗体系;铁路纵横,公路成网,交通方便,四通八达。卧都河大桥的建成,结束了我区上不达省,下不畅县的历史。会战初期规划的3万人口的小镇,现在已经发展到6个街道办事处、98个居民委,2个乡、9个村民委、47个村民小组,人口发展到近14万的城市。原来一排排的帐篷早已变成拔地而起的楼群;过去连片的都柿甸子变成了平坦宽阔的沥青马路;昔日缺电少水的现象一去不复返了。现在的加格达奇党政军民齐备,工农商学俱全,经济发达,五业兴旺,有些产品不仅创省内名牌,还远销国内外。加格达奇是祖国北部的一座新兴城市,是黑龙江天鹅头上的一颗明珠,是大兴安岭林区经济、贸易、政治和文化中心。
  
综上所述,加格达奇,奇就奇在它不到而立之年,就成长为健步前进的巨人,英勇顽强地屹立在祖国北疆的南大门。这是会战以来历届领导精心培育的结果,是全区军民和广大职工热情关怀的丰碑,它是大兴安岭新型林区中的一个缩影

信息录入:aimmoon    责任编辑:aimmoon 
  • 上一条信息:

  • 下一条信息:
  •